当前位置:
首页
>> 要闻 >> 召文台
表弟


发布日期:2018-07-27 08:38 访问次数: 信息来源: 文登区政府 字号:[ ]


  姐,樱桃熟了……

  姐,杏子熟了……

  姐,桃子熟了……

  自从表弟承包了一座果园,从春天开始,就不断地接到表弟发出的采摘邀请。于是樱桃红了的时候,我去摘樱桃。迎面一个汉子走来,身材魁梧,穿着褪色的迷彩服,脸晒得那个黑,这不是表弟,我表弟也这么高,这么黑,但我表弟走道儿有气场。

  表弟生得铁塔般的身材,头剃板寸,面如重枣,声若洪钟。小学没毕业,就从农村的火坑跳进商海。那是上世纪九十年代初,改革开放,遍地是钱,他创业、创业、创业,百折不挠,机会像雨点般地向他砸来,他都一一躲过了,宝贵的豆蔻年华和青春岁月都在为了生活四处奔波。在他成为一座果园的主人之前,表弟先后当过布鞋厂装卸工、卖糖果小贩、卖鞋小贩和苹果小贩。

  其实表弟一直是个有想法的人。那时俺村生产皮鞋。皮鞋是俺村自古以来的特色产品,俺村的皮鞋声名远播,热销方圆五公里,表弟决定做俺村皮鞋代言人,把货铺到方圆一千公里之外。于是,他带着两百双皮鞋,远赴新疆。每提此事,我舅都老泪纵横地说:“个小侉子,也不告诉家里,自己就走了……”

  那年,他二十岁。

  二十岁的表弟,胸大肌燃着熊熊烈火。远走、发财、成功、衣锦还乡、寻找人生价值、成就一番抱负,小学文化的表弟没想那么多,只是认为新疆,离我们太远了,祖国的边陲,从来没有穿过俺村的皮鞋,一定要让新疆人看看,俺村的皮鞋,是世界上最好的皮鞋。就这样,表弟从黄海岸边的一座小村庄出发,山东、河南、山西、陕西,从大海到沙漠,从丘陵到高原,从春天到夏天,只身行旅,穿过整个中国,最后在甘肃又坐了三天两夜火车才到了新疆。

  卖掉三双。

  新疆人不穿皮鞋。表弟说。

  我说:“当年玄奘从东土大唐长安到西天取经,历经九九八十一难,你都遇到过什么考验?”

  表弟说:“小偷太多了。钱缝在裤衩上,但有几块零钱,装在裤子后兜。我看着鞋、看着钱、看着小偷,一宿一宿地不睡,后来实在不行啦,睡了,钱就被偷了。偷的时候,我知道,可是眼睁不开啊,太他妈瞌睡了……”

  我问表弟:“火车上三天,你吃什么充饥?”

  “吃馕。”

  这是1995年的事情。

  现在,他是一名果农。表弟的果园在一座山的南坡,这山坡有两座果园,都在百亩以上,分别是表弟和另一个人承包的,两座果园采取两种完全不同的种植方式和管理方式。表弟的果园是绝大多数果园的管理方式,打药、施肥、授粉、套袋……

  那人的果园,不打药,不施肥,结几个算几个。纯天然,原生态。

  他们经常互动。一个是为温饱而操劳的果农,一个是实现了“农夫、山泉、有点田”的成功企业家,两个不同层次的果园主,碰撞出不一样的理想火花。表弟的理想,是解决温饱;那人的理想,是多活两年。

  那人说表弟,你看现在的人,脑血栓的,癌症的,都是农药化肥害的。要吃安全食品,就得自己动手。你看我的树招虫子了吧?有毛病了吧?结果少吧?不要紧,给果树们时间,两到三年,适应自然。你看那个老虎,人工饲养的,放归山林总得适应一段时间,死一些,伤一些。过了这段时间,就好了,果树就野化了。你看山上这些树,松树、栎树、槐树,哪有施肥、打药的,不都长得挺好的?果树也会适应的,完全成为山上的树,接受大自然的照料和喂养。

  在这样的理念下,那人用烧钱的方式,在果园里进行原生态水果、蔬菜、庄稼种植试验,以活生生的例子,直观地告诉我们,不打药、不施肥,基本就得喝风了。

  就这样,一山之坡的两座果园,到了秋天,呈现两种景象:一边硕果累累,一边是荒芜凋零,人类好不容易提高的生产力在这里归零……

  “又是虫眼又是疤,长得又小,用网套包着往杭州发,往上海发。给我吃我都不吃。”表弟说。

  那人说,你理解不了。这是我们圈里人吃的。

  他们圈里人的资产据说都以亿元计,分别在不同的省买了地,自产安全食品,用于圈里人交换和分享。他们圈里人吃的水果,又小又硬。他们圈里人吃的白菜种了好大一片,所收无几。他们圈里人吃的花生米,长得黄豆那么大,他们圈里人吃的姜,只有手指粗……他们圈里人,就是这样任性。

  表弟的果园去年苹果产量十三万斤。那人的不到一万斤。表弟的苹果又大又红,那人的苹果又脏又小。

  表弟摘了自己的苹果送给那人吃。那人说:“我们不吃你这样的苹果,你的苹果有毒。”






责任编辑: 林斐





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