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
首页
>> 要闻 >> 召文台
青春最美一抹绿


发布日期:2018-07-26 08:45 访问次数: 信息来源: 文登区政府 字号:[ ]


洪 瀚

  放假回家同学相聚,谈起大学生活,每个人都有说不完的话题。面对同学一连串好奇的提问,我这才发现,那座生活了近5年的城市对于我来说,至今仍既熟悉又陌生。对于一个北方人,那里的乡音和特有的辣味我早已欣然接受,但当朋友们要求我推荐旅游景点、特色小吃时,因为外出太少,我竟一时语塞。当即有人为我感到遗憾,在他们看来,我在最美好的青春年华里选择了军校,就是选择了单一和乏味,甚至满眼只有那一抹军绿,而当时我的心中响起这样一种声音:也许我没有你们的自由自在,但你们同样也不懂我的丰富多彩。

  还记得第一次穿上白大褂走进解剖实验室时,刚开始的心情有一点小激动,想象着自己将演绎电影中才能看到的手术画面,那种神圣的使命感油然而生。但是,当福尔马林的刺鼻味道迎面扑来时,那一瞬间生死的冲击力让我的大脑一片空白,甚至连怎么拿手术刀都已经忘记了。当一个逝去的生命真实地摆在你面前时,你仿佛站在了生死之间,生命的重量沉甸甸地压在心头。那是走进医学院的我最压抑的时刻,也是从那一刻起,我开始褪去学生的青涩,掂量肩上的那份使命和责任。

  刚感受完面对死亡的压抑,随之而来的便是迎接生的喜悦。我第一个实习的科室是呼吸内科。记得当时面对的第一个患者是一位老伯,他胸腔积液严重,稍微活动一下就喘得厉害。老师叫我为他做胸腔穿刺缓解症状,那是我第一次真正在病人身上进行操作,紧张的腿抖个不停,一个简单的穿刺做下来,出了一身的汗。但当操作结束,听到老伯满怀感激地说感觉轻松多了时,那种成就感让我第一次感受到了当医生的快乐。5年学医路走来,见过了生命的流逝,也体会过病痛离去时重生的快乐,这种经历让我更加珍惜身为医者心中的那一片圣洁。

  作为军医学校的学员,我们的青春色彩并不仅仅只有医务工作者的圣洁,更有军装的那一抹浓绿。无论是早操、整理内务卫生,还是体能训练、卫勤任务,都在一笔笔地勾画着一个全新的我,生命中的那抹绿色也被渲染得更加浓烈。

  第一次参加卫勤演习任务,虽然知道都是模拟伤员,但当我刚走下救护车的那一瞬间还是震惊了,触目都是鲜血,枪弹声在耳边回响,战士们大喊着“先救救我们班长”,那种场面带来的冲击并不是能用文字形容出来的。如果不是经历过这种演习,我想就算我有再丰富的临床经验,也无法感知战争的残酷无情和肩负的神圣职责。走上战场,让我真正认识到“为军、备战、保打赢”的军医使命。实习一年的工作体验,不仅是我作为一个医学生迈向临床的桥梁,更是我即将成为一名军医的起跳板。

  相聚的时候,见我一直含笑不语默默沉思,相熟的同学直言不讳地问我是否后悔,本来可以坐在医院整洁的办公室里,却选择站在了硝烟弥漫的战场前沿。我坦率地回答:你们的青春可能因自由与不羁而五彩缤纷,而那医者圣洁的白色和军人浓郁的军绿交织在一起,才是我心中最美的青春色彩。






责任编辑: 林斐





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